<mark id="gdgrc"></mark><ol id="gdgrc"><output id="gdgrc"></output></ol>
  • <span id="gdgrc"><blockquote id="gdgrc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  1. <legend id="gdgrc"><i id="gdgrc"></i></legend>

      <dd id="gdgrc"></dd>
      <strong id="gdgrc"><u id="gdgrc"></u></strong>

        關于我們 | English | 網站地圖

        • 您現在的位置:
        • 首頁
        • 電力
        • 核電
        • 遭遇三大國際核事故 秦山核電站安全嗎?

        遭遇三大國際核事故 秦山核電站安全嗎?

        2019-07-05 10:52:07 人民政協報   作者: 王菡娟   

        日前,隨著美劇《切爾諾貝利》熱播,再次引發了公眾對核安全的擔憂,核輻射究竟有多大的危害?核電站安全嗎?日前,記者跟隨“媒體核電行”采訪團走進了我國大陸第一座核電站——秦山核電站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“能量寶石”——一個秦山半個三峽

        “秦山核電站10km。”剛進入海鹽縣境內,便看到這樣的指示牌。海鹽縣,始建于秦,浙江省最早的建制縣之一,有著悠久的歷史。如今又因為秦山核電站的建設,使海鹽名聲大噪。

        從海鹽縣城出發,驅車不到20分鐘便到達秦山核電站,記者的第一站,是秦山核電科技館。

        核電科技館外觀是一顆寶石——“能量寶石”,寓意核能是清潔安全的高效能源。

        “1千克U235裂變能量相當于2700噸煤”,科技館入口處,一個碩大的水晶球上閃過這樣的話。而秦山核電站的建設初衷正是要“奉獻安全高效能源,創造清潔低碳生活”。

        資料顯示,1984年2月,秦山核電的施工設計全面展開,1985年3月20日開工,1991年12月15日并網發電。

        秦山核電站的建成發電,結束了中國大陸無核電的歷史,實現了零的突破,標志著“中國核電從這里起步”。尤其是秦山核電廠30萬千瓦壓水堆核電機組是我國自行設計、自行建造、自己運行管理的第一座原型壓水堆核電站,被譽為“國之光榮”,使中國成為繼美國、英國、法國、前蘇聯、加拿大、瑞典之后世界上第7個能夠自行設計、建造核電站的國家。

        “核電是清潔的能源。”提起核電,秦山核電黨群工作處副處長李旭寧也頗為自豪。

        “這是壓水堆核電機組的模型,這邊是重水堆核電機組。”在科技館,李旭寧對記者介紹說。

        秦山第二核電廠共有4臺65萬千瓦壓水堆核電機組,分兩批建設。其中1、2號機組是我國“自主設計、自主建造、自主管理、自主運營”的第一座國產化商用核電站,實現了自主建設原型堆向商用堆的重大跨越,被譽為“走出了一條我國核電自主發展的路子”。

        和壓水堆不同的是,重水堆采用天然鈾作燃料,鈾資源利用率高。秦山第三核電廠共有2臺70萬千瓦重水堆核電機組,是我國“九五”期間重點工程,是中國和加拿大兩國迄今最大的貿易項目,被譽為中加合作的典范。

        “經過30多年的建設發展,秦山核電基地成功實現了‘中國核電從這里起步’‘走出一條核電國產化的道路’‘核電工程管理與國際接軌’的歷史跨越,逐步形成了安全環保、自主創新、群堆管理的秦山特色。”秦山核電總經理助理徐侃說。

        數據顯示,秦山核電基地目前共有9臺運行機組,總裝機容量為654.6萬千瓦,年發電量約500億千瓦時,是目前我國核電機組數量最多、堆型品種最豐富、裝機容量最大的核電基地。在外界,也有“一個秦山半個三峽”的說法。

        “核諧共生”——秦山核電站已安全運行118堆年

        提起核電站,人們總會想起全球三大核電事故,以至于常常會“談核色變”,那么,我們的核電站安全嗎?

        “下面我帶領學習一下今日的‘每日一條安全信息’,本期我們學習的主題是危險化學品管理……”在李旭寧的帶領下,秦山核電的部分領導和員工正在進行每日一條安全信息的學習,這在秦山核電站是雷打不動的慣例。

        “一百減一等于零”“敬畏核安全從遵守程序做起”“人人都是一道安全屏障”這樣的標語,在秦山隨處可見,安全無疑是生命。

        安全到底在秦山有多重要?中核核電運行管理有限公司運行培訓處副處長、曾經的操縱員劉全友應該有發言權。

        “操縱員”是核電站最為核心的技術工作,也有“黃金人”之稱,要想成為“操縱員”可謂要經歷“九死一生”。

        據劉全友介紹,一個操縱員的培訓時間比民航飛行員還要長,一個大學畢業生到核電站,再到取得操縱員資格需要四到五年左右的培訓,期間會經過層層選拔和淘汰,操縱員取得從業資格后每年要復訓。

        “這么說吧,操縱員的資格考試基本是從早到晚,要用完一整支簽字筆,寫到手發軟為止。筆試完了以后還有面試,非常苛刻。”回想起當年的考試經歷,劉全友記憶深刻。

        正是在這樣嚴格管理下,截至2018年12月底,秦山核電基地已安全運行118堆年,累計安全發電5500億千瓦時。

        世界核運營者協會(WANO)的統計數據表明,我國核電機組的運行指標中80%以上優于世界中值,70%以上指標處于國際先進值區間,且呈持續提升趨勢。

        截至2019年4月,我國核電機組已安全穩定運行累計300余堆年,未發生過國際核與放射事件分級表(INES)2級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,總體安全業績良好。

        “核電的專業性很強,講多了不好,講少了也不行,所以容易造成公眾對核電的誤解。”徐侃坦言。

        在徐侃看來,“核電的科普除了要講究技巧,更要有耐心。不要指望一次能把這些東西都講清楚,要長時間進行。”

        “核諧鄰喜”——百姓與核電站毗鄰而居

        對于建在家門口的核電站,海鹽人怎么看?

        “也不能說沒有一點擔憂吧。尤其是日本福島事故時期,經常上網關注信息,還是有點擔心。”采訪中,一位海鹽居民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“秦山核電在選址期間遇到美國三哩島核事故,在一期建設時期遇到切爾諾貝利核事故,在一期擴建(方家山)期間遇到日本福島核事故。”核電產業發展服務局副局長姚冬明介紹說。

        在日本福島核事故發生以后,據海鹽網絡輿情信息反映,當年3-5月,政府發布核電相關主題帖54個,引發網民回帖1372個,累計點擊94636次。

        但更多的人對核電站習以為常。

        現年74歲的周益凱曾是核電廠周邊永興村的書記,秦山核電一期工程開工時正在做村干部,他告訴記者,“我當時就覺得沒什么問題,工程在建設期也支持了村里的不少工程,我也去核電站參觀過。”

        “我們不斷完善核電與公眾溝通的方法,針對不同時期、不同對象,分別采用自發式溝通、立體式溝通和平等式溝通,作為化解‘鄰避’危機的基礎性工作。”姚冬明說。

        據介紹,秦山連續多年向全縣每家每戶免費贈送年畫年歷,在這些年歷上重點告知環保部門的網址和中國核工業集團的網址,引導公眾查看網站上公布的秦山核電站周圍環境空氣質量數據。

        同時,秦山核電每年都會組織幾千名海鹽縣居民走進核電廠參觀。2017年9月,秦山核電和海鹽縣共同建設的核電科技館開始運營,對公眾免費開放。

        而核電基地與周邊居民的互動也更為頻繁。

        “我們的房子都在海鹽縣城,退休的員工也基本都留了下來。”多年來,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不斷來到秦山工作,海鹽已成為他們的第二故鄉。

        周益凱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。

        “核電站的工作人員都在海鹽扎根,和我們本地人的孩子在同一所學校上學,這表示海鹽肯定是安全的啊!”周益凱說。

        走在核電站中,李旭寧指著圍墻外的藍色房子說:“這都是當地老百姓的房子。”

        秦山第一個核電機組在1985年開工建設時,周邊五公里內僅有100來人生活,一公里內甚至毫無人煙。但隨著海鹽的發展,當地村民的房子已經建到了核電廠圍墻外。

        更讓海鹽人高興的是,秦山核電作為國家重大工程項目投資近千億元,項目建成投產后社會效益優勢不斷釋放出來。

  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秦山核電已累計依法納稅363億元,形成地方財稅收入58.52億元,支持社會事業超過4000萬元。這既帶動了海鹽縣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的發展,又有力地攜手海鹽縣共建“核諧福地”。




        責任編輯: 江曉蓓

        標簽: 國際核事故

        更多

        行業報告 ?

        uuzyz先锋影音资源